郁林王萧昭业简介:萧昭业恋色失皇权之谜

2019-10-02 作者:历史 / 中国史   |   浏览(162)

帝王档案 萧昭业:公元494年在位1年,字元尚,小字法身,性格任性。武帝文惠太子长子,太子卒,立为皇太孙。肆意挥霍,任性玩乐,政事荒废,后被镇军大将军萧鸾杀死,终年22岁,死后葬处不明。追封为郁林王。

萧昭业,字元尚,小字法身,齐武帝萧赜之孙,文惠太子萧长懋长子,母王宝明,南北朝时期南齐第三任皇帝。萧昭业在位1年,被萧鸾杀死,终年21岁,葬处不明。

收 藏

萧昭业恋色失皇权之谜

齐武帝即位后封萧昭业为南郡王。萧昭业年少俊美,极善于写隶书,武帝欣赏之余诏令他不得随意写字,以 此来使他的字显得珍贵。萧昭业谈吐风雅,在朝廷的名声很好。当时诸王侯每五天去向皇帝问安一次,武帝经常单独留下萧昭业抚问,对他十分钟爱。永明十一年 36岁的文惠太子因病去世,萧昭业便被立为皇太孙,作为王储居住在东宫。齐武帝去世后,萧昭业继承了帝位。即位以后追尊父亲为文帝,尊皇太孙太妃为皇太 后,立妻子何氏为皇后。 萧昭业个性轻佻。父亲文惠太子死后,他每次临哭都号啕不自胜,让人听了揪心,但是回到卧室内又与宫女歌妓欢笑 极乐。齐武帝死的时候他哭得竟昏了过去,可是一进入后宫,便列了两对歌妓夹阁迎奏乐曲。还在做南郡王时,父亲为了改变他的性格,曾严格他的起居用度。萧昭 业对豫章王妃庾氏抱怨说:阿婆,佛法说有福德的人才出生在帝王家。现在我觉得纯粹是受罪,街上的屠酤富儿也比我强百倍。 萧昭业即 了帝位,他任意赏赐而没有节制,动辄赏赐百数十万。每次看见钱就对着钱说:钱啊钱,我以前想你的时候一文也得不到,现在你有什么感想?武帝活着的时候 敛聚的钱存在上库的有五亿万、齐库有三亿万,其余金银财帛不可胜计。可是不到一年的工夫武帝库存的数亿金钱就被萧昭业花费得干干净净。萧昭业打开库门让皇 后、阉人、宠姬观看,让他们随心所欲,恣意取用;并且将国库里的宝器拿来剖击破碎,以为笑乐。 萧昭业嗜好斗鸡,所买的鸡一只就价值数 千。萧昭业宠嬖的幸臣有綦母珍之、朱隆之、直阁将军曹道刚、周奉叔、阉宦徐龙驹。綦母珍之所说的话萧昭业没有一句不答应,出任朝廷内外的要职都要先与珍之 谈好价钱,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家累巨万。有司都相互说:我们宁可拒绝皇帝,也不可违背珍之的命令。阉人徐龙驹是后阁舍人,他日夜都在六宫房内代皇帝写 圣旨,而且戴着黄纶帽披着黑貂裘,面北朝南坐在御案前,与皇帝没有什么两样。徐龙驹以邪谄自许,经常对人夸口说:古时也有太监做了三公。三公是朝廷最 高的官职。 皇后何氏名字叫何婧英,是庐江郡潜水县人,抚军将军何戢的女儿,母亲山阴公主。 萧昭业即位后何婧英成 了皇后。起初要将婧英聘为王妃时,文惠太子嫌何戢没有儿子,门孤势单,不愿与他结亲。王俭劝告文惠太子说:今日的王妃便是将来的皇后;其娘家也必是将来 的皇室外戚。立王妃只要门第高贵即可,不必非是豪门强族。何家阴封华贵而族势薄弱,正符合做外戚的条件。文惠太子认为王俭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在齐武帝永 明二年,何婧英嫁给萧昭业当上了南郡王妃。箫昭业即位为帝后,何婧英的嫡母刘氏被封为高昌县都乡君,生母宋氏受封为余杭广昌乡君。何婧英刚要跪拜谢恩,床 上放置的镜子无故坠落地上。 何婧英禀性淫乱,萧昭业狎昵无赖之徒,她从中挑选长得俊美的,设法与其交欢苟合。萧昭业有个名叫马澄的书童年少色美,何婧英对他十分宠悦。马澄是萧昭业的弄童,也就是说他好男色。马澄出身于剡县一个寒门家庭。 他曾经在南岸地方威逼掠夺民家女子,被秣陵县逮捕。萧昭业命令县令释放了他并纳入府中。随后马澄又威逼其姨母将女儿嫁给他做妾,姨母不肯,他便跑到建康 找县令沈徽孚诉讼。沈徽孚说:姨母的女儿只准做妻,不准为妾。马澄竟说:我父亲官至给事中,已成高门大户。姨母家仍是寒贱之家,她女儿只适合给我做 妾。沈徽孚听后很气愤,把他喝斥一通赶出了衙门。 何婧英嫁给萧昭业之前就与马澄有染,她爱幸马澄,便借口说马澄有巧思,让他随意出 入后宫。马澄穿着轻丝履、紫绨裘,与皇后睡在一张床上。二人渐渐没有了顾忌,何婧英经常同马澄扳手腕斗力气,萧昭业看到后竟抚掌以此为笑乐。萧昭业去建康 伺候父亲疾病的时候,何婧英公然与马澄搬到了一起,俨然一对伉俪。 何婧英晋升为皇太孙妃的时候,有个女巫的儿子名叫杨珉之,年纪只有15岁,面容姣好如美女,而且阳具有秦朝的嫪毐那样大。杨珉之常在内廷服侍萧昭业,何婧英对他尤其爱悦,两人同床共枕如同一对夫妻。 何婧英私下对宫婢说:与杨郎睡一次,胜过与其他人睡十次。有一天萧昭业去了后宫,何婧英正与杨珉之还没有起来,宫女急忙扣门说皇帝来了,何婧英连忙 将杨珉之藏到了床底下,然后起来接驾。萧昭业见何婧英冠发散乱、四体倦若无力的样子便问她:为什么大白天睡觉?何婧英笑着说:我在梦里梦见与陛下取 乐,不料陛下就来了,弄得妾余欢未尽。萧昭业笑说:阻了你梦中的兴致,还你实在的快乐怎么样?于是与何婧英恣为淫乐,唯独苦了床底下的杨珉之。 何婧英既淫乱,但又与萧昭业相爱恋,很会讨萧昭业的欢心,因此萧昭业任凭她恣意妄为。萧昭业还将何皇后的亲戚迎进皇宫,对每人的赏赐都不下百数十万,还让他们住在齐武帝原来所住的曜灵殿。 先父文帝有个宠姬霍氏,年少而有绝色,萧昭业时常在何婧英面前称赞霍氏的美貌。何婧英说:陛下既爱她美艳,何不纳她为妾?萧昭业说:怕你嫉妒而 已。何婧英说:陛下所爱的妾也怜惜,为什么要嫉妒呢?妾为陛下做个媒怎么样?当天晚上何婧英找借口将霍氏接入宫里,抚着她的背说:今夜送了一个新 郎给你。说完就走了,剩下萧昭业与霍氏单独相处,霍氏不敢拒绝萧昭业,况且她青春年少,正是欲火炙热的年纪,于是二人一夜销魂。从此萧昭业与霍氏深相宠 爱,日夜不离。但是霍氏毕竟是先帝的妃子,传出去不好听,阉宦徐龙驹出了一个主意可以将霍氏长留在宫内,办法是先让其他人假冒霍氏去当尼姑,然后将霍氏接 进宫里做长久的夫妻。 何婧英让萧昭业留恋霍氏,她正好与杨珉之昼夜无间地任意取乐。一时间秽声狼藉,尚书令西昌侯萧鸾深以为耻,他劝 萧昭业说:外面的事自有臣效力,宫禁之内还希望陛下肃清,不要取笑天下。萧昭业一向听惯了阿谀的话,为此十分痛恨萧鸾。一天他问鄱阳王萧锵:你认为 萧鸾为人怎么样?萧锵性格一向和谨,他说:萧鸾在亲戚中间年纪最长,而且受先帝嘱托,朝廷所倚赖的只有萧鸾一人,愿陛下不要担心。萧昭业默然无语。 他私下对徐龙驹说:我本来想与萧锵定计杀了萧鸾,萧锵既然那样说,我一个人也办不到。话传到了萧鸾的耳朵里,他十分恐惧,便想废掉萧昭业,只是顾虑萧 昭业的心腹萧谌、萧坦之典宿重兵而不敢动手。萧鸾与尚书王晏谋划这件事,王晏说:这两个人可以利害关系劝说,请让我去说服他们。于是王晏秘密劝二人行 废立的大事,二人起初犹豫没有答应,后来看见萧昭业狂纵不堪,也怕祸生不测,才一心依附了萧鸾。 后来萧鸾与王晏、徐孝嗣、王广之等一 同面见萧昭业请求除掉杨珉之,萧昭业不听。他们又让萧谌、萧坦之极力谏请。当时何婧英正对镜梳妆,听到这个消息残妆不及收拾,急忙跑到萧昭业面前,以发覆 面流泪说:杨郎是个青春年少的好人,没有任何过错,怎么可以枉杀他!萧坦之上前附在萧昭业耳边轻声说:这事还另有一层原因,不可让他人知道。萧昭 业平时称何婧英为阿奴,这时便转身对何婧英说:阿奴暂时出去片刻。何婧英不得已走了出去。萧坦之这才说:外面到处都在传说杨珉之与皇后有私情, 已是远近都传播开了!萧昭业听了大怒,签署处死杨珉之的敕令。萧坦之丝毫也不敢怠慢,立即飞马驰报萧鸾,即命建康令行刑,随后萧昭业在何婧英的哭诉下又 很后悔,下诏赦免杨珉之死刑。但这时已经迟了,杨珉之早已经被从速处死。 之后萧昭业的宠臣周奉叔、綦母珍之、徐龙驹也先后被萧鸾杀 死。何婧英因为杨珉之的死日夜切齿涕泣,劝萧昭业杀了萧鸾。当时萧谌、萧坦之手握兵权,大臣徐孝嗣、王晏、陈显达、王广之、沈文季等都一心依附萧鸾。皇帝 左右没有可以谋划的人。萧鸾下了决心要逆谋,日夜结纳诸臣。萧昭业对萧坦之说:传言萧鸾与萧谌打算废我,好像不是虚传,你所听到的是什么?萧坦之说: 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谁喜欢无事废天子啊?一定是民间妇女小人的谣言,怎么可以相信呢? 二十二日政变发生,萧鸾派萧谌、萧坦 之带兵杀了曹道刚、朱隆之,自己率兵入云龙门,萧昭业在寿昌殿裸身与霍氏相对而坐,听到外面有变,赶紧关闭内殿的房门。不一刻萧谌领兵攻入宫里,萧昭业跑 到爱姬徐氏房里,拔剑自刺没有死,用帛缠住颈上的伤口出了延德殿。萧谌见萧昭业出来便一刀杀死。时年萧昭业只有22岁。霍氏及其他宠妾都被斩杀。萧鸾废萧 昭业为郁林王,用王礼安葬。废皇后何婧英为王妃,不久将她杀死。 《南齐书》里记载的郁林王萧昭业以荒淫而身败名裂。其实在南北朝那样 一个动乱的时代,淫乱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只是一个道德问题,关键是兵权与政权旁落,萧昭业除了淫乱可以自己作主以外,近乎一个傀儡。没有权势的苦闷以及 道德的沦落二者恶性循环,最终迎接他的只有被废身死的结局。

生平简介

恒大彩票登录,萧昭业(473年-494年9月7日)即郁林王,字元尚,小名法身,南朝齐的第三任皇帝,公元493—494年在位。文惠太子萧长懋之长子,齐武帝之孙。

早年经历

恒大彩票登录 1

建元四年,萧昭业的祖父齐武帝萧赜继位,时年十岁的萧昭业受封南郡王,食邑两千户。

这些荒唐事情,武帝和文惠太子并不知情,萧昭业的老师和侍读都是七十多岁的老年人,又怕出事又惧祸,双双自杀。文惠太子隐隐察觉其情,就抓紧了对他的监管,并节制他的花费用度。

永明五年十一月初七日,萧昭业时年十五岁,在东宫崇政殿举行加冠成人典礼。当天小会,齐武帝赐给王公以下官员丝绢数量不一,并给萧昭业配备两位老师。

不久,文惠太子病重,萧昭业演戏逼真,哀容戚戚,哭声不断,见者无不动容,而一旦回家,即表现出喜状,就欢笑酣饮,大吃大喝,方才的戚容一扫而空。文惠太子死后,萧昭业被立为皇太孙,移居东宫。爷爷齐武帝前来探视,他迎拜嚎恸,哭得背过气去。武帝亲自下舆抱持安慰,对这孩子的孝心非常感动。

永明七年,有关部门奏请配给萧昭业班剑仪仗队二十人,鼓吹乐队一部,并为萧昭业选择优秀人才作为友伴、同学,礼遇超过其他诸王。

齐武帝得病,萧昭业派巫婆杨氏诅咒爷爷早死,自己好早登皇位。在给妻何婧英的信中写了一个大"喜"字,还在其周围写了36个小"喜"字。但是,待他进入宫内侍疾,萧昭业又变成一脸哀戚状,这位皇太孙在武帝床前跪问病情。齐武帝对皇太孙深信不疑,认为他必能负荷帝业,嘱咐说:"宝贝儿,好好干吧,想念爷爷我,就一定要好好干。"说了两次,言讫而崩。萧昭业认为杨氏诅咒得力,予以赏赐。

永明十一年,齐武帝给萧昭业配备皂轮三望车,并下诏为萧昭业选配优秀的官属。同年正月二十五日,萧昭业的父亲文惠太子萧长懋去世。四月十四日,齐武帝立萧昭业为皇太孙,居住在东宫。

武帝刚刚大敛,萧昭业就把武帝的乐工演员们召来奏乐歌舞。乐工演员们怀念老皇帝,边献艺边流泪,小皇帝则在宝座上嘻笑自若,欢饮大嚼。武帝发丧之日,萧昭业刚刚送葬车出端门,就推说自己有病不能前去墓地。

继承帝位

回宫后,马上召集乐工大奏胡曲表演歌舞,喇叭胡琴,声彻内外。大臣王敬则问身边的萧昭业亲信萧坦之:"现在就这么高兴欢歌,是不是太早了点?"萧坦之也不乏幽默,回答:"这声音正是宫内的哭声啊!"

永明十一年七月三十日,齐武帝去世,皇太孙萧昭业继承帝位,实行大赦。八月初四日,下诏执行齐武帝遗诏,任命护军将军、武陵王萧晔为卫将军,征南大将军陈显达以现任官职上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西昌侯萧鸾为尚书令,太孙詹事沈文季为护军将军。八月初五日,任命司徒、竟陵王萧子良为太傅。

493年末齐武帝死后,萧昭业即位,改年号为隆昌。因王融曾议立竟陵王萧子良,即位就杀掉王融。同时由萧子良与萧鸾辅政。

九月十三日,萧昭业追尊父亲文惠太子萧长懋庙号为世宗,谥号文皇帝。十月二十五日,尊母亲皇太孙太妃王宝明为皇太后,立妻子何婧英为皇后。十一月初四日,封弟弟临汝公萧昭文为新安王、曲江公萧昭秀为临海王、萧昭粲为永嘉王。

萧昭业即位之后便原型毕露,滥发赏赐,并且过着十分浪费奢靡的生活。每次看见下面端上金银宝锭,就自言自语:"我从前想你们一个也难得,看我今天怎么用你们!"御库中总共有钱八亿万之巨,金银布帛不可胜数,萧昭业继位不到一年,已经挥霍大半,都赏赐给得意宫人。萧昭业将朝政都委托西昌侯萧鸾处理。朝事大小,皆决于萧鸾。同为齐国宗室的近卫军首领萧谌、萧坦之见小皇帝日益狂纵,心中惊惧日后事发受祸,就都暗中依附西昌侯萧鸾,准备行废立之事。

挥霍无度

494年,萧鸾引兵入宫,当时萧昭业正光着身子和宠姬霍氏饮酒,闻知消息后马上命令关闭宫门。远远看见萧谌领兵持剑奔来,小皇帝知道近侍谋叛,自知无望之下,用刀自刺脖颈,因酒喝多了加上胆力不够,手哆嗦着未能自尽。

萧昭业少年时容貌俊美,喜好隶书,齐武帝在世时曾指示不得把萧昭业的手书随便流传出去,加以珍藏。萧昭业的举止言谈,亦很受欣赏。当时齐武帝五日要问讯一次王侯,常常单独把萧昭业叫到帐内,特加抚问,叫他小名“法身”,极其钟爱。其父萧长懋去世,萧昭业每次临哭时,都号啕不止,像是受不了一样,可是转脸回到内廷,便极为欢乐。在齐武帝的丧期,萧昭业哭完回到后宫,曾让胡妓排成乐队,两边夹阁迎奏。

萧谌派人用帛粗略地给萧昭业包扎了一下,以肩舆把他抬出延德殿。萧谌初闯宫时,卫士们见有兵人进入都持盾挺剑要迎斗,萧谌大呼:"所取自有人,卿等不须动。"卫士们以为萧谌身为禁卫首长,是奉皇帝手令入宫抓人,都放下兵器原地待命。不久,皇宫卫士们看见皇帝受伤被人扶出,都欲挺身上前救护。如果皇帝喊一声,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奇怪的是,萧昭业闷声不言,耷拉着脑袋坐在肩舆上,大家只得眼看他被扛出殿门。

萧昭业当南郡王时,其父萧长懋对他的起居用度都作限制,萧昭业曾对豫章王妃庾氏说:“阿婆,佛都说,有福德生帝王家。我今天看来作帝王真是受罪,受到左右主帅,限制着一举一动,就连街头上屠户酒家的富儿也比我自在百倍。”

萧鸾的兵士就一刀结果了这位淫乐天子,时年二十二。萧鸾以太后的名义废萧昭业为郁林王,迎立其弟新安王萧昭文。

萧昭业继位后,极意赏赐,一弄就是数百万、数十万地毫不在乎。一看到钱,便说:“以前我想得到你一文都不能,看我今天能不能用你?”不到一年,齐武帝积蓄的数亿钱被他挥霍将尽。把衣库打开和皇后宠姬一同观赏,给宦官奴仆数人,任他们随心所欲地拿出去花用,许多宝器拿来砸碎着玩儿,图个笑乐。萧昭业平时曾赤身裸体,穿着红绉纱小裤头和妇女花内衣。好斗鸡,暗中花数千钱买鸡。齐武帝的甘草杖,被他的宫人截成多少段使用。毁坏齐武帝的招婉殿,乞求宦官徐龙驹为他作斋供。徐龙驹尤被亲幸,担任后阁舍人,日夜在六宫房内。萧昭业与萧长懋爱姬霍氏通奸,徐龙驹便怂恿他把霍氏长期留在宫中,扬言要度她为尼,用其他人代替她。徐龙驹全靠奸邪谄毁向上爬,常常对人说:“古代也有太监做三公的。”萧昭业皇后何婧英也淫乱,她的房门通夜大开,内外混杂,没有分别。

政变遇害

当时中书舍人綦母珍之、朱隆之,直阁将军曹道刚、周奉叔都是萧昭业的羽翼,萧昭业的堂叔祖大将军、尚书令萧鸾屡次规劝,萧昭业都不听,萧鸾便先后诛杀徐龙驹、綦母珍之,萧昭业都不敢违拗。后来有尼妇进宫,传说异语,萧昭业便怀疑萧鸾有篡位之意。中书令何胤因为是皇后何婧英的堂叔而特别受亲近,让他在朝廷当班,萧昭业跟着皇后何婧英叫他三爹,并与何胤密谋要诛杀萧鸾。何胤害怕不敢干,犹豫劝止,萧昭业才作罢。于是打算把萧鸾安排到西州去,让他管不着朝中的事情。萧鸾担心出问题,便定谋废掉萧昭业的皇位。

隆昌元年七月二十日,萧鸾派萧谌、萧坦之等在办公楼里诛杀曹道刚、朱隆之等人,然后率兵从尚书省进入云龙门,王晏、徐孝嗣、萧坦之、陈显达、王广之、沈文季都跟着进来。萧昭业当时在寿昌殿,听说外面有变,便派人关闭内殿各房阁,让太监爬到兴光楼上察看情况,回来报告说:“看到一个人穿着军装,后随数百人,全副武装,在西楼下。”不一会儿,萧谌领兵先入宫来,截阻寿昌阁,萧昭业跑到爱姬徐氏的房里,拔剑自杀不中,用帛包扎着脖子,乘小车出延德殿。萧谌一入殿时,宫中宿卫将士都拿着弓盾准备拒战,萧谌对他们说:“我们要找的不是你们,你们不要乱动!”宿卫相信他,等看到萧昭业出来,他们还想奋战,萧昭业竟一言不发。萧昭业出西弄,便被杀死,时年二十二岁。小车拉着尸首出徐龙驹府宅,按照王礼殡葬。余党也都被杀掉。

趣事

萧昭业的曾祖父齐高帝萧道成在南朝宋担任丞相时,镇守东府,当时萧昭业五岁,在床前玩耍。齐高帝正让左右侍从给他拔白头发,就问萧昭业说:“孩子你说我是谁?”萧昭业回答说:“太爷。”齐高帝笑着对左右说:“难道有做别人曾祖父却要拔掉白头发的么?”随即扔掉镜子和镊子。后来有客人到府上询问,齐高帝指着萧昭业对客人说:“我有他就够四代,”

本文由恒大彩票登录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郁林王萧昭业简介:萧昭业恋色失皇权之谜

关键词: